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


是否记得:奔跑

来源:金叶文苑(烟草内网) 发布时间:2018-11-27 15:40

傍晚,在经历过一整个苟且生活的白天,夜幕降临之时,在出租车上静默回家。急刹车!师傅冲着副驾驶窗外大喊:“去哪里?!”——顺风车的“日常”,能“顺风顺水”当然是有好处的。路边的眼镜男子跌跌撞撞地打开副驾驶门:“就在前面,火车北站南广场。”

“我不走那里!不走那边!”师傅喊了一嘴。

“几分钟就过去了啊!”

“我不走那边的嘛!马上前面就掉头了!”重庆人总是说话用“喊”的。

“真的,就几分钟。”眼镜男子几乎变成了央求。

“不得行呐……”出租车师傅大多性子急躁,他们的时间比其他人更像“钱”。

他们几番回合,我才从恍惚中转到现场。男子一脸焦虑和扭曲,万般无奈关上车门。“多半坐火车要迟到了!”,我心里揣度着。可是还没来得及让师傅绕些许路,载他一程。一脚油门已带我驶出场。

持续无语中,看着窗外的“北站”,还在反思自己的失误——该让那人上来吧,也就绕个两块钱的路而已。

司机冷笑一句:“几分钟……自己跑也跑过去了嘛!”

跑过去?

对哈。可是在有车可寻的情境下,这茬事好像被所有人遗忘了。

脑洞开始打开,20多年前的艳阳天、落雨天、雾霾天、下雪天进入眼帘。一个稚嫩的小女孩,穿着拼色的毛线裤——因为穷,所以母亲没有买新衣,喜在黄裤子上加上一段红色毛线织进去将它拉长遮腿。直至小学2年级,女孩被男同学嘲笑,此事才作罢。那小女孩总是用双腿走在上学放学路上。1年级一个小时,2年级50分钟,3年级……6年级竟然只需要20分钟了。毛线裤也越来越长。那小女孩常常因为坐掉了班车,急的掉泪,只能把心一横,撒开腿奔跑,跑得衣服都飞起来,红领巾转到脊梁上,裤腿被汗粘在腿上。她跑得竟比绕路的汽车还高效,奇迹般地能在上课铃声前跌进课桌椅里……那些年,那个不满十岁的小女孩儿跑得那样着急,那样焦虑、那样不顾一切……她知道,她唯一的依靠就是自己。

冬来春去,小女孩长大了,再不穿毛线裤了。她坐过好多专车——大众、尼桑、丰田、奥迪、宝马、路虎……她喜欢上高跟鞋,因为有车代步,不会累脚。

日子长了,年岁长了,拥有的多了,反而没有儿时的不顾一切,把心一横了。她要顾着一切,与这一切互相依靠。从无到有,是得,是喜悦;从有到无,是舍,往往心中不安。有时,没有专车坐,她会着急;没有出租车,她会着急——那眼镜男子,好像是她自己。

可是斗转星移,沧海桑田,唯“变”不变。天地间——这或和煦或凌冽的风、或滋养或猛烈的雨、或亲和或嗔恨的人、或自己或别人拥有的物……当真能恒常与己相随?谁与谁又不是匆匆过客呢?

小女孩儿该放下心来:这一段长路,那些路过的人,愿意捎你一段,感恩;不愿带你一程,挥手。不用急,你还有自己的双腿,让他们奔跑起来,不顾一切地奔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