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


童谣,重庆街巷的天籁之音

来源:金叶文苑(烟草内网) 发布时间:2019-04-30 15:12

歌谣的产生可能跟人类历史一样古老。《尚书·尧典》说:“诗言志,歌咏言。”意思是说唱歌就是带音韵的说话。那是一种升华了的说话,因而积淀了人们更多的情感。要考察一个地区的风俗文化,听当地歌谣可能是最直接的一个方法。在王尔鉴编纂的《巴县志》中,就有一首表达百姓愿望的代表性歌谣:“巴之民,叩天公,雨我珠,雨我玉,不如雨我粟。天雨粟,不可食,不如雨雨与雨雪。雨雨雨雪粟不竭,胜似苍天雨珠玉。”

上面这首古代童谣具有典型的农业社会的思维特征。其实城市童谣也可看出一个地区的民情风俗,而且流传更广,影响力更大。因为儿童的思维是最直接最率真的,反映的民间情感和地域文化也最现实最真切。下面几首代表性的城市童谣,就具有非常鲜明的重庆地域文化特征:

好个重庆城,山高路不平。出门要坐轿,耍事儿不出通远门。

在孩子们简短直接的吟唱中,就把重庆的山城地貌和出行方式,鲜明地勾画了出来。


城门城门几丈高,三十六丈高。骑白马,带马刀,走进城门叉一刀。

这首描述现代公路形成以前的进出城交通的童谣,早已成为一种遥远的记忆,因此出现多种版本。其中之一唱成“城门城门鸡蛋糕,三十绿豆糕”,在物质匮乏的年代,孩子们也借以表达对美食的向往。


胖娃胖嘟嘟,骑马到成都。成都又好耍,胖娃骑白马。白马骑得高,胖娃耍关刀。关刀耍得圆,胖娃吃汤圆。汤圆溜(读作luī)了,胖娃气吹了。(最后一句的另一种版本是:汤圆又大个,吃了不得饿。)

这首童谣流传于整个20世纪,其中涉及到四川盆地的另一座重要城市,恰当地描述出重庆与成都相邻相近的关系。而对于胖娃的调笑,实是一种重庆式幽默。


六月天气热,扇子借不得。有钱买一把,无钱就该热。

这首反映“火炉重庆”气候特征的童谣,在空调普及前的年代,城里的孩子差不多人人会唱。其中显示的人情风俗也颇有意味。别以为重庆人就吝啬小气,朗朗上口的歌谣只是唱着玩而已。轻松幽默的调侃,还可以排遣闷热带来的烦躁心情。


有钱的人大不同,身上穿的是灯草绒。脚一踢,华达呢。手一(拼字:扌老),金手表。时间指到八点半,肚儿饿了还是要吃饭。

这首流传于20世纪60年代以前的童谣,描述了城市生活的另一面。灯草绒、华达呢、金手表代表富贵与时尚。城市贫民对此有羡慕,有嫉妒,却不一定是恨,仇富心理远没有如今普遍和强烈,因此唱得也轻松、调侃。


黄丝黄丝蚂蚂,请你家公家婆来吃嘎嘎(方言指肉食)。坐的坐的轿轿,骑的骑的马马。黄丝蚂蚂来了,黄丝蚂蚂来了。指挥员,在前面,战斗员,后面跟。排成一根线,摇摇荡荡,多神奇,多神奇。

这首歌谣也流传于整个20世纪,为重庆童谣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。与前面几首不同的是,这首童谣是有音调旋律的,必须唱出来。很多“老重庆”至今仍记得曲谱,可以为现在的孩子们哼唱。重庆音乐家刘光宇据此创作的二胡独奏曲《蚂蚁》,出国演奏还受到老外欢迎。这首童谣既有对蚂蚁成群结队生活习性的观察描述,也有对现代战争的记忆,“指挥员”和“战斗员”的称谓颇具现代感。“吃嘎嘎”三字表达的情绪,也具有物质匮乏时代的特殊烙印。整首童谣采用的拟人化手法堪称经典,以“天籁之音”来形容一点不为过。

总之,重庆童谣那些经典的篇章传至今日,依然能勾起人们的历史记忆与怀旧之思,还能让今天的孩子通过吟诵,触摸到这座城市的文化脉搏。这正是重庆童谣反映巴渝民俗文化所具备的特殊魅力。